論壇廣播臺
廣播臺右側結束
論壇貼吧

主題: 酒中故鄉

  • 智商╮偏d1。
樓主回復
  • 閱讀:2298
  • 回復:0
  • 發表于:2019/6/28 11:50:14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平川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文/林東林


在村子里,我們算是大戶人家,我這一輩光堂兄弟就有12個,我排行第十,所以兄長們綽稱我為“老十”,每每喊“老十如何如何”。

  

我這個“老十”,在四歲的時候,有一次趕上堂哥結婚,我被其他幾位堂哥起哄,勸我說酒比糖甜、比肉香。于是喝下三兩白酒,暈得站都站不穩,被抬著騎到一人高的墻上,墻里墻外各站了人防我跌下來,我東搖一下西擺一下,被他們哄笑說是“墻頭草,兩邊倒”。

  

這是我人生的第一場酒,也是人生的第一次醉,從那以后我就記住了,酒不是個好東西,喝醉了不省人事不說,還要被人哄鬧取笑。

  

后來我再喝酒就長了個心眼,不跟堂哥們坐一桌,開始跟父親叔伯們一起,小人入了大人席。我想的是他們起碼不會哄我,但始料未及的是老人們喝酒有另一套規矩:宴席開始后要先喝一杯酒,才能動筷子夾菜,再喝了一杯酒再夾一筷子菜,而且每次只能夾一下。大人們杯盞之間閑談家事,我卻只能望肉止箸,一場酒喝下來醉了不說,且飯菜都沒能吃上幾口,只好又嘆:老人席上的酒也不好喝。

  

既不去堂哥們的席,也不去老輩們的席,后來我只好去灶間,跟不上桌的母親、大娘、嬸子等和嫂子們吃飯,不用喝酒也可飽餐。

  

不喝酒的我,卻喜歡跟喝酒的人在一起,我在灶間吃完飯,就去廳里坐在老人們的席前,聽他們說一些家計安排和陳年舊事:家中哪個兒女該談婚論嫁,去世的老人三周年祭祀該怎么辦,還有就是祖上讀了什么書有什么學問和交游。我每每沉浸在他們的酒酣耳熱中,對這些俗常家事和曾祖高祖們有一種敬愛和向往,心頭生出一股遠意。

  

我喜歡看老人們喝酒,聽他們講舊事,也喜歡父輩們、兄長們喝酒猜拳,行令有一股豪華和熱鬧,總想早一天長大也能酒場稱雄。我還喜歡看的是半醉之后的不羈、零亂和戲謔,偏愛那一種意興。

  

也許年歲大了,也許嫌白酒太烈,后來有幾年,家里的人開始喝起一種自己釀的糧食酒來,土名叫酩餾。這種酒非常平和,度數也不高,酒精度一般都低于30度,雖然也有白酒的辛辣刺激,但是氣味非常好聞,隔老遠就能聞得到。它的香味還和茅臺、五糧液等濃香型和醬香型酒香不同,沒有那么膩,卻飄得更遠,那種香里有著雜糧五谷的植物味,是種子、纖維、麥殼等發酵之后壓榨蒸餾出來的沉香。

  

在河南的東部地區,酩餾的釀制有幾百年歷史,但只在市井民間的江湖相傳,不入廟堂,農人有一套很成熟的制曲釀制土法,以小麥制曲,玉米、黍子、高粱等五谷雜糧為主料,發酵后在地鍋里大火加溫,用一節中空的竹竿冷卻了導出來,用碗接來即可飲。我父親在世時,每到冬季賦閑就會釀幾缸酩餾,一部分賣給四鄰賺些小錢貼補家用,一入冬的傍晚就陸續有人提了壺來打酒;一部分留作自己喝,父親和叔叔在家閑聚小酌,喝的都是自釀的酩餾,喝時最好用鐵瓷碗或酒壺在炭火上稍許加熱,喝起來綿甜爽凈,渾身會流入一股暖意。

  

酩餾酒中,以最先蒸出來的一批酒最烈,也最醇厚,我們稱為酒頭。父親每次釀酒,我就專門在灶前添柴燒火,燒到一半時,屋子里就云蒸霞蔚一般,熱氣騰騰地都是酒香。我就揀一根上好有釅的柴填到爐膛里,等燒著后映得半壁通紅,眼前熊熊的都是火光。一把大火之后,就開始出酒了,從竹竿里流出來的酒,一股股一滴滴匯入缸里桶里。父親就舀出來兩碗,讓我給屋后的叔叔和前院的伯父端去。

  

酒頭勁大,小半碗就可以醉倒人,但也最香最醇,喝一口就能解饞。有時酒剛燒出來,父親和叔叔就接半碗,也沒有菜,兩個人在檐下一邊閑話一邊喝。我也舀來一杯,燒著火慢慢細品,只聽見屋外一個粗大嗓門一個輕聲細語,像是知己談天,又像是仙人對弈。

  

四川有一種酒,叫女兒紅。我修古書畫國畫的朋友老熊,屋角的一壇女兒紅,就是他自己釀的,買來用稻谷發酵蒸餾的散酒,然后放入紅棗、枸杞和冰糖,在酒缸里放到陰涼處泡幾個月,最后泡出來的那酒是淡紅色的,有一點發黃發渾,像是一壇花雕,用指甲蘸來一舔,甜甜的,有白酒的烈性,卻沒有白酒那么烈那么嗆,入口綿長了。

  

我在成都去找老熊耍,他剛修完一批古書,閑來無事跟我坐而論道。他說啟功的字好,我說宋徽宗的瘦金體好,他說:“啟功的字近世無人能敵,跟古人比起來也不遜色。”我說:“啟功的字是不錯,但他的字里沒有他這個人,趙佶的字直通他的身世興亡。”爭了半個下午誰也沒說服誰。老熊出去找了一個漏斗,讓我插在酒瓶里扶穩,他提起那壇女兒紅說:“賢弟,女兒紅好,今晚咱們喝女兒紅。

  

聽著老熊的話,看著女兒紅一股股流下來,我突然想起十年前家里燒的酩餾,想起屋外檐下父親和叔叔的閑談,女兒紅似乎更紅了。




(來源:特別關注)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
激情球迷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