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廣播臺
廣播臺右側結束
論壇貼吧

主題: 本土作家與“瓷鎮女窯主”的那些故事……

  • 秋心
樓主回復
  • 閱讀:27495
  • 回復:0
  • 發表于:2016/1/5 17:50:41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平川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天然的使命與勇敢擔當
——關興益長篇小說《瓷鎮女窯主》序文
蘇震亞
 
  在我先前的認知中,白銀市平川區政府機關干部關興益,是位熱衷于民俗風情、方志材料積累整理,并有所研究的公務員系列漢文字工作愛好者。但成績不菲。如先后編寫出版的《常言俗語拾綴》《耳食趣話》《鸇陰故經述紀》《鸇陰方言纂詁》(兩卷)及其《平川風情頌》等六部。這不菲的成就,倒是與文學貼得很近了,但由于好多年來很少見到他有什么純粹的文學作品見諸于哪報哪刊,所以在我從事文學編輯工作二十多年的視野編排里,確有三縣兩區幾乎全部業余作者的隊列間,真還沒有見到過他的姿態與尊容。故而,忽一日,當屬地小說大家,早年有長篇小說《黃河遠上》行銷全省且產生一定影響的白銀市兼職作協副主席武永寶打電話推介,要我對其長篇小說《瓷鎮女窯主》的出版給以協助,還要寫篇評議序文時,聽得霎時突然,甚至有些驚訝!
  然而,驚訝畢竟是倏然間的,待靜下心來略作思忖,覺得這也很屬于正常:地方民俗風情、方志史料的雄厚積淀,正是地域性長篇小說寫作的基礎材料。他先前沒顯山露水,并不意味以后和現在就不,或沒有這方面的想法與才能。可不,這眼前的突然顯現,不就是已經有所爆發的事實嗎!況且近些年來,從中央到地方都在落實文化大繁榮大發展戰略,實施了好多資助性政策,以激勵、支持作家、業余寫作者出成績、出成果。白銀的行情概莫例外。與我同庚的靖遠人關興益,屬不屬于政策激勵下的厚積待發,不在話下,倒是很有值得評說的別一番話題。
  一是我在文章題目中就已確定的“天然使命”。我言關興益的天然使命,是指他的文化自覺。這個自覺是他半世人生修來的,于今的做派情懷鏈接,便顯得使命天然:對于妊娠、誕生他筆端的長篇小說《瓷鎮女窯主》的熱土寶地——紅土鎮,及其更大范圍內屬于家鄉故土富有的陶瓷文化遺產的認知與重視,直至發掘到以文學小說的表達形式反映出來。這本身就是呼喚承傳,呼喚光大的大德舉措。
  平川是西北隴中古老大縣靖遠屬地的重要板塊,歷史上從未分割過。現今的獨立存在是共和國1985年8月在改革的手術刀下,靖遠由定西地區轄區而至白銀市,平川從靖遠母體單獨開來,但歷史上的大小故事,從來是一脈相承的。因此,曾經的靖遠磁窯子,只是換作平川而已。但依然擺脫不了靖遠山水血脈里的淵源基因。因此說到陶瓷,靖遠中有平川,平川里牽靖遠。
  關興益在他的首部長篇《瓷鎮女窯主》跋文中有言:平川是古絲綢之路的重要驛站,陶瓷文化歷史悠久。據境內發現的先民陶窯遺跡推斷,早在公元前三千多年前,這里就開始陶器燒制工藝,屬于馬家窯文化范疇,約有5000年的陶瓷文化積淀。遺憾的是,那么厚重的歷史文化遺產,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傳承和發展,導致資料如闕,史籍中很難獲得片箋只字。更沒有能夠像國內其他陶器瓷都,如景德鎮、佛山和博山,在與時俱進的旋律中承傳、發展至今天的繁盛與輝煌,而享譽海內外,卻使靖遠平川陶瓷古鎮當年的輝煌不再,甚或趨于荒蕪——沒落——丟失。因此,關興益 “認為很重要的一點是陶瓷文化的缺失,文學騫滯和傳承創新意識的缺失。陶器是一種很實用的產品,全世界那個家庭都得用碗吃飯,只要你走進當今社會,沒有不用陶瓷的。作為千年的陶瓷古鎮,昔日出產的日用陶瓷曾銷遍了中國大西北,紅大碗更是享譽金城蘭州。可讓人費解和不可思議的是:在走進現代化社會的今天,平川靖遠的家庭、酒店和大小餐館里的餐具,竟沒有一件是本地平川——當年的紅土鎮的產品。”于是他懷揣遺憾,遍訪沒落的陶瓷古鎮遺址及其文物,從殘垣斷壁的破窯荒宅,到散落遍地的陶片瓦礫,搜尋史籍素材;到城鄉拜訪齒落發斑的耄耋老陶工、老藝人,從中追回燒陶人的故事、陶瓷工藝,乃至口傳史籍,然后用文學的情懷醞釀、發酵,直到成為眼前的這部《瓷鎮女窯主》長篇小說。據悉,他先后造訪了當地遠近不等的高、耿、李、張、劉、徐、薛等八姓有著陶瓷工藝承傳的大戶人家,從中獲取相關故事的真諦。
  目的很清楚,力追平川靖遠一帶陶瓷的昔日輝煌,以達到文化承傳的目的。
  ——古靖遠腹地,今平川屬地,“磁窯子”的陶瓷文化承傳。
  生于斯,長于斯,生活工作于斯的關興益,在他花甲齡及至的年月,自發又執著地完成了夙愿。
  這種使命是天然的,來自他的赤子情懷,陶瓷文化血脈的潺潺流淌及其脈脈洇滲。
  二是有關天然使命的勇敢擔當。勇敢來自自覺。目前為止,在平川靖遠原本是血脈一體的厚土上,著名、知名的作家詩人,不能說多,也不能說少,但大小多少的范圍內,這之前單是還沒有關興益。然而,當歷史現實地涉及一種能夠享譽海內外的陶瓷文化的發掘、光大,進而傳承再光大的文化事業,偏偏是在他這個名不見經傳者的行為之下,開始再現,甚或輝煌。當這種擔當,至今非他而再莫二人時,天然地顯現了他的擔當之下的勇敢。甚至這種勇敢的擔當,前無古人,后未見來者!這是最讓我為此作文的精神動力和情致文眼了。恐怕更是其價值所在。
  誠然,即將付梓出版的長篇小說《瓷鎮女窯主》,反映的正是大靖遠范疇,今平川屬地,以5000年靖遠磁窯子的陶瓷業興衰史為背景,幾家陶窯、幾姓業主,一方陶瓷業,層次發展的文化視覺下的形形色色人物、大大小小歷史事件,隨社會變化而起起伏伏,而盛衰不等,擺在我們面前的人物是活鮮生動的,留給我們深思的大小問題是必然而又值得的。正如作者本人所說:《瓷鎮女窯主》描寫的是古絲綢之路甘肅中段的一個有著千年燒制陶瓷歷史的小鎮故事。故事中的人物黎慧英、施旺、施萬福、施萬祿、高書嵐、甄紳士、甄鎮長、祝大爺、柯窯主、葛媽、小蠻子、海棠等,都是有原型出處的,也就是說,這些有原型的人物之所以進入書中,是關興益經過多年的采訪考究,然后確定下來的。那是需要時間和思想情致的。
  我之見,小說中的紅土鎮是不是靖遠平川古老的磁窯子的代名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將紅土鎮一千多年的燒制歷史濃縮在清末民初里黎慧英等燒窯人身上來體現”的構思駕馭,乃至反映的陶瓷文化思想情懷。
  這種自覺的行為思想,如果發生在平川靖遠任何一個多年來以作家行世者的文人身上,非但沒有什么驚奇之處,倒是那么值得或順理成章!但由已經退休在即的普通干部關興益踐行作為,便是我視覺下的《天然的使命與勇敢擔當》了。
  值得表述的還有,為人本分,執著文字寫作的關興益,經老友武永寶先生推介,本人誠心要求我作序時,一再表述:要我寫上他的這部長篇小說,如何借鑒并借用武永寶《黃河遠上》部分故事情節的。誠如他本人的文字表述:“在《瓷鎮女窯主》的創作過程中,特別得到了著名作家、白銀市作家協會副主席武永寶先生的把脈指點,小說中還借鑒和引用了他所著長篇小說《黃河遠上》中的一些詞句和段落。”這種不虛偽、不虛假,誠實本分地為人做學問的品格,在學術腐敗、文盜顯現的社會現實背景下,心靈能如此陽光磊落,真還值得我們高看一眼了!尤其在我親身有過一次2.4萬字的心血之作,被人當著面拿去改編,然而所謂改編,單是原文引用了七千多字的情況下,和幾個品位不高的官人合作,硬是不寫“根據XXX”改編字樣,竟然還說是我抄了他們的,從而不得不訴諸法律之經歷的傷痛感受之背景,更使我從心靈深處產生敬意之情。
  所以,小說《瓷鎮女窯主》的創作成書,無論書中結構,或故事情節瑕疵大小,都是一種成功。功在為當地陶瓷文化的開掘做了先河性的嘗試工作。放在承上啟下的層面上審讀、審度,功莫大焉!
  況且,那些人物形象,又是那么鮮明。
  是為序!      
2015年5月至6月11日于白銀平川途次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關興益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生于1954年,會計師職稱,現為甘肅方言研究所研究員,白銀市作協會員。出生在靖遠縣黃河岸邊一個風景秀麗、依山傍水的小村莊。黃河岸邊的小溪與群山,是他兒提時的搖籃。在讀完高中之后,便參加了工作,曾在部隊服過兵役,2010年退休。愛好文學,先后出版了《常言俗語拾綴》《耳食趣話》《鹯陰方言纂詁》《鹯陰方言纂詁(續集)》《鹯陰故經述記》《平川風情頌》等書籍。在《白銀日報》《白銀晚報》《白銀周刊》《白銀史話》《平川文藝》等報刊雜志發表散文故事三十多篇,近十萬字。

接下來的本平臺將推出關興益作家的長篇小說《瓷鎮女窯主》,敬請期待!小說講述紅土鎮是絲綢之路甘肅中部段的一個小鎮,以盛產陶瓷而聞名。小鎮千年不熄的窯火延續到了民國初年,因遭受連綿不斷的兵燹戰事,產業陷入低谷,經營舉步維艱。說來也怪,卻因施家娶來一個媳婦的介入,小鎮上的陶瓷生意又峰回路轉逐漸變得興隆起來。
關注同城熱點 獲取最新資訊 點擊查看更多本地熱點話題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
激情球迷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