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歷史 > 平川區種田鄉劉家井的“歷史”

平川區種田鄉劉家井的“歷史”

關鍵詞:平川區,種田鄉,劉家井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劉家井是白銀市平川區種田鄉的一個小村莊名字,這里山大溝深,自然條件艱苦,一條寬闊的干旱沙河穿越而過,人們生活困難,是典型的國家貧困地區。

  在明清時期,這里曾是古絲綢之路上的商埠碼頭,商貿、農工作坊林立,集市繁華,成為遠近聞名的商品交易之地。歷史總名叫“洪水川”或“紅水川”。編修于清光緒三十四年的《打拉池縣丞志》載“紅水川沙河,東行九十里”。如今,有誰還知道其“歷史”,有誰還在意這個在祖國版圖上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的過去和現在呢?
  民間流傳,在明朝中后期,這里還是南北兩山相夾的一片寬闊平地,人們沿山而居,把寬闊平地和較為平緩的山坡開墾出一些來用于種糧,其余大片皆為放牧之地。每遇暴雨洪澇,從屈吳山東坡和西華山南麓的洪水直沖而下,只見一片洪水翻滾,人們便稱此地為“洪水川”。由于,當地人們發音“洪”和“紅”不分,便有了后人們所說的“洪水川”或“紅水川”之說。
  明萬歷年間這里田地廣闊,人煙稀少,主要是一些戍邊將士和家屬居住,大約有百十戶人家,距西安千戶所(今寧夏海原縣西安鎮,明代在這里設有千戶所)只有三十多里路。一個冬天,有幾個雜貨客和賣藝人路過紅水川。恰遇連降大雪,交通阻塞,只好投宿本地大戶劉三麻子家。一時三刻無法離開,便習武打拳,把隨身攜帶的雜貨擺攤出賣,他們的頂針、扣線、顏料、旱煙鍋頭、銅鈴、梳篦等小雜貨也深受鄉民們的喜愛。正月、二月很快過去了,他們也與鄉民們熟悉起來,好多小伙子也跟著練起武來,引得方圓近百里的山民百姓前來觀看,順便購物買貨,每隔幾日方圓幾十里的鄉民都來觀看表演,有的也拜師加入習武行列。漸漸就形成了集市,鄉民們每逢雙日前來趕集,吸引了很多商販前來做買賣。沒幾年建成雙排巷南北商號20多家,酒坊、糖坊、油坊、磨坊、粉坊、染坊等數十家;金銀銅鐵匠、小爐匠、編匠(手工織毛線)、石匠也云集川上,生意十分紅火。
  到了清乾隆年間,人口越聚越多,人和牲畜的飲水發生困難,人們便開始四處尋找水源。劉姓的后代成為鄉紳,家族興旺,人丁眾多,每日用水量很大,常為生活用水發愁,希望盡快找到一個水源,解決家人的喝水、用水。一日,來了一個算命先生,看到此地土地寬廣,是塊風水寶地,就有意留在此處居住,可是沒有劉家的允許,是不能在此留下的。這位算命先生就去找姓劉的這個鄉紳,劉鄉紳提出了算出什么地方有充足的水源作為留下的條件,這個算命先生掐指一算,便告訴劉鄉紳在你家西南一里路的地方有一處草長得很深之地,你明日帶人到那里把草鏟掉,就地挖幾尺深就會出現一股泉水。第二天劉鄉紳帶人果然在這里挖出來泉水,解決了家人的吃喝用水,便把這個算命先生留在了自家。后來人都要到劉家的水井來取水,漸漸人們就叫成了“劉家井”了。
  大約到道光時期,劉家井已經很繁華,成為人文薈萃之地。西安州(今寧夏海原縣西安鎮,北宋時在此曾設立了西安州)有個叫周二截子的惡霸,會使一手二節鋼鞭,有錢有勢,常帶一幫打手,氣勢洶洶地來劉家井閑逛。偵知有貴重貨物來劉家井,便賄賂地方官吏,糾集土匪地痞,劫搶貨物,攔截行人。于是凡走劉家井的客商必三、五結伙,攜刀帶棍,防備土匪。若有貴重貨物,一定雇人保鏢。若冒險前往,常免不了遭土匪搶劫。慢慢地“沒有那個本兒,候(別)走劉家井兒”,這句話就在劉家井傳開,直到今天的六七十歲老人都知道這個俗語。其實這句話有兩重意思,一是來劉家井做買賣的人,必須武功高強,能夠對付土匪的搶劫;二是要有很多的錢,沒有本錢,應付不了劉家井的大局面。前清舉人陳大安《方土拾墨》中記:“客商云集,日馱三百對”。
  據2008年去世的92歲高齡的王茹俊老人說:在我小時候常聽陳家老漢講劉家井以前的歷史,劉家井萬歷年以前是戍邊將士的山莊之地,明萬歷年間開始立集市,后來集市很大,能起大鏢座,每天能發一馱金銀,是商賈云集之地。到清朝時從山西、陜西上來的商人在此建有“山陜會館”,地址在南面就是現在的舊戲樓的地方,北面當地人建有“文昌閣”,遠近聞名。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時候,我在紅會與山西來的煤礦工人聊起劉家井時,他們說,我們的祖輩們常說起劉家井這個地方在清朝時很繁華,商賈云集。
  清同治年間,地方政府的一些土政策引發了陜甘一帶的回民與地方政府對抗,迅速擴大波及很多地方,歷史稱為“同治兵燹”。甘肅多地也遭到了陜甘回民亂軍的燒殺劫掠,所到之處死尸遍野,血流成河,村落化為一片焦土,劉家井也在此次災難中遭遇巨大創傷,村民死傷過半,村莊毀于戰亂。在離劉家井100多里的靖遠就流傳這樣的歌謠:“同治五年三月間,殺氣彌漫天。十余萬人一朝盡,問誰不心酸。桃含愁兮柳帶煙,萬里黃流寒。闔邑子弟淚潸潸,染成紅杜鵑。清歌一曲信史傳,千秋壽名山。碧血灑地白骨撐天,哭聲達烏蘭。”張承志的《心靈史》中寫到西海固地區時也曾寫到此事。
  后來幸存下來的祖輩們回憶,一股回民亂軍搶劫了劉家井的財物,燒毀商鋪,就連最有名的“山陜會館”也毀之一炬。鄉民四處逃難,未來得及逃出的人被殘殺在一個民堡之中,血從堡門流出,血流了三天三夜,說起來覺得“森殺人”(方言,恐怖的意思),至今想起都是悲痛的……
  光緒年間,幸存的逃難之人慢慢返鄉,這里又有了人間煙火,鄉民們開始在這片劫難之地上耕耘、繁衍、生息……歷經劫難的鄉親們還未徹底擺脫劫難的陰影,還未來得及改變這個殘破的面貌,歷史的車輪又把這些苦難的人們推進了一個新的災難。
  民國9(1920)年,一場突如其來的大地震(后稱“海原大地震”)又讓這里變成人間地獄,窯洞坍塌,山體滑坡,村莊毀滅,餓殍遍野,哭聲震天。從此那個繁華的劉家井不復存在,變得蕭條不堪,昔日的繁榮、交通要道也從此衰退,一年不如一年,再也沒有恢復過去的輝煌。但“沒有那個本兒,候(別)走劉家井兒”這句話卻在后輩們口中代代相傳,成為對那一段歷史的見證,也成為劉家井歷史的佐證。
  據有限的史料記載,劉家井在歸宿上幾經劃撥,在靖遠和海原之間幾易其主。據清光緒年間“海城縣全境圖”,劉家井兒在海城縣(現在的海原縣)的版圖內。為什么今天的劉家井被一條南北巷道一分為二,東半為海原縣管轄,西半又劃歸今天的平川區管轄,這也許就是原本的“歷史”。
  聽著這些民間傳說和講述,仿佛覺得劉家井就像一座無人開掘的“寶藏”,有著人們難以知曉的秘密。為什么清康熙年間的《靖遠縣志》,還有《海原縣志》,很少有記載劉家井的文字。當地卻流傳著這么多有關劉家井過去繁華的傳說呢?難道是瞎編的嗎?面對祖輩們有板有眼的講述劉家井過去的歷史,我覺得自己再也不能視而不見,用自己笨拙的筆頭考證和記錄這段劉家井的歷史,也算對地方文史的探究。(文章來源:白銀新聞網  作者:劉曉乾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平川!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0943-6687016 15109436660 傳真:"" 郵箱:450101692#qq.com
地址:平川區瑞嘉新城12號樓5#商鋪 郵編:730913
Copyright © 2004-2019 白銀指尖文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隴ICP備15000124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激情球迷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