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歷史 > 平川區打拉池的紅色情懷(上)

平川區打拉池的紅色情懷(上)

關鍵詞:打拉池,紅色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作者:    宋育紅

    在漫漫絲綢古道、滔滔黃河之濱、巍巍屈吳山下,有一座千年古鎮——打拉池。絲綢之路上那悠揚的駝鈴,曾在這里留下了渾厚的漢唐遺韻;清奮威將軍王進寶從這塊土地上走出,其矢志忠貞的戎馬生涯被當地人民引為驕傲和自豪;“靖遠兵暴”舉紅旗,打響了隴原大地上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武裝向國民黨反動統治開展武裝斗爭的第一槍……

    然而,這座古老重鎮被裝訂進中國革命的紅色史冊,成為名垂青史的紅色勝地,卻是她曾經和中國革命史上最偉大的事件——長征,和中國共產黨、中國軍隊中的一位最富傳奇色彩的軍事天才彭德懷緊緊地聯系在一起,上演了一幕波瀾壯闊、氣勢恢宏的革命正劇:上世紀30年代中葉,為策應中國工農紅軍二、四方面軍北上,實現三大主力會師,這里曾是黨中央毛澤東派遣西征的西方野戰軍的統帥部;這里曾是策應二、四方面軍北上的大本營;這里曾是三軍實施“靜會戰役”“寧夏戰役”“海(原)打(拉池)戰役”的指揮部;這里曾是中國工農紅軍最高級別的軍事將領會師的紅色勝地。

    (二)

    打拉池位于甘肅省白銀市境內屈吳山正北山腳下,原為靖遠縣所轄。1985年白銀市恢復建市,成立平川區,打拉池從靖遠劃出,歸平川區所轄。

    打拉池“北臨魯寇沖突之地,南控居民耕牧之場”,自古就處在民族沖突的最前沿。早在唐朝時期,這里因盛產芨芨草,制繩業十分發達。用芨芨草所制造之蒯繩,是黃河古渡口渡河必備之物,故當時地名叫“打繩川”。北宋初時,被西夏占據,置“達啰城”并筑起城堡。后被朝廷收復,賜地名“懷戎堡”并屯兵守衛,置“巡檢司衙門”。元朝,因成吉思汗的軍隊雇傭的波斯(今伊朗)人組建的部隊擔任的主要任務就是為元軍放馬,牧場就在這一帶,因而被元軍稱為“達喇赤”,即蒙語“牧場”或“牧馬的地方”。可見,“打拉池”地名是由蒙語“達喇赤”演繹而來的。明代成化九年(1473),又置“懷戎堡”并重筑城堡。清同治十三年(1874),乾鹽池改制海城縣,轄打拉池,遂改打拉池堡為打拉池分縣,置縣丞一員。

    因打拉池是古絲綢之路上的歷史重鎮,又是寧夏通往甘肅蘭州的交通要道,歷史上雖然烽火迭起兵燹不斷,但商業貿易相對發達。自明清以來,征戰稍息,商貿開始活躍。因當地土質、氣候適宜種植罌粟(鴉片原料),且土地面積寬闊,種植面積大,收成也相對較高。每到收煙季節,這里便商賈云集,全國各大、中城市如西安、太原、成都、武漢等地的煙商煙販們蜂擁而至,在打拉池做煙土生意。民國初年,打拉池就有字號商家十幾家,城內設車馬店、飯店、戲院、煙館等。各種雜耍、小吃琳瑯滿目,無奇不有。鹽土、水煙、山貨、牲畜、牛羊大量儲備,客商、腳戶南來北往,駱駝隊、馬幫隊、擔擔隊進進出出,好一派熱鬧紅火的景象。

(三)

    1936年初,雄偉巍峨的屈吳山大頂上,白雪戴帽,銀光閃爍。山腰的大陰屲里,栒條林濃綠如墨,樺樹皮清白炫目,如黃綢子般的麻斑刺花瓣更顯得異常耀眼,嬌翠欲滴。山腳下遼闊的草灘上,潔白的羊只如撒落在綠地毯上的顆顆珍珠,它們或安詳地吃草,或靜臥倒磨(反芻)。幾匹調皮的馬駒子,伴隨著在茂密的芨笈墩下納涼的牧人吼唱出的蒼涼的“花兒”東奔西跑,一副從不安分的樣子……
    突然,在屈吳山下的這條古道上,傳來了戰馬的長嘶,由雙鋪、狼山一帶飛馳而來一隊勇猛威武的騎兵,他們肩上斜挎長槍、盒子槍,身穿灰色軍服,頭戴鑲有五角紅星的八角帽,神情莊重,精神抖擻,行動迅疾。馬蹄響過,帶起一股股黃色的土霧,在古道上空飛揚。
    這是一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號稱中國工農紅軍西方野戰軍。其指揮官就是紅軍將領里聲名顯赫、威震敵膽、曾被毛澤東稱頌為“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的一代名將彭德懷。
彭德懷在中央紅軍開始長征時,曾任紅一方面軍三軍團總指揮及軍團前委書記。在中央紅軍長征途中處境最艱難的時刻,向黨中央提出縮編部隊的建議,被毛澤東采納,中央紅軍改番號為陜甘支隊,彭德懷臨危受命,任陜甘支隊司令員,和政委毛澤東一起,把紅軍帶出了困境,帶進了陜北。中央紅軍長征結束后,他又一次和毛澤東聯手,指揮了紅軍的東征。可見,當時他的軍事才能和對黨忠誠的高尚品質已受到毛澤東的青睞和信任。當東征結束,中央決定開始西征時,毛澤東又一次毫不猶豫地點將彭德懷。
    西征的西方野戰軍,以紅一方面軍第一、第十五軍團和二十八軍、二十九軍共1.7萬余人組成,彭德懷任司令員兼政委,聶鶴亭任副參謀長,劉曉任政治部主任。野戰軍分左右路軍,左路軍主要由一軍團組成,軍團長左權,政委聶榮臻;右路軍主要由十五軍團組成,軍團長徐海東,政委程子華。
毛澤東在西征動員時曾指出,西征的三大任務,就是擴大新根據地,擴大紅軍,打馬鴻逵、馬鴻賓的封建勢力,以此來促成我陜北抗日根據地的鞏固和我們與東北軍、西北軍統一戰線的形成。西征之初,中央并沒有下達西方野戰軍策應二、四方面軍北上,實現三大主力大會師的任務。
    西征第一戰役,是由左路軍一軍團奪取隴東的曲子鎮、環縣,擴大根據地,配合右路軍十五軍團,鉗制三邊和寧夏一線的敵人。6月下旬,實行西征第二戰役,一軍團進入隴東,前進到寧夏的海原一帶。西征所經地域,駐軍大都是東北軍和西北軍。因我黨當時已提出建立民族統一戰線的主張,對東北軍和西北軍采取的策略主要是政治爭取,聯合抗日,因而西征中武裝沖突不太激烈,部隊推進基本順利。在隴東曲子鎮,一軍團與馬鴻逵的一個旅開戰,該旅戰敗,旅長夫婦被俘。為在敵軍中開展統一戰線工作,彭總下令將其放回,在回民軍隊中產生了良好的印象。一軍團推進固原、海原及同心城之間,東北軍何柱國部一個師和一個軍直屬隊駐固原城,一個師駐海原,一個師駐同心城一帶,防守嚴密,部隊西進受阻。彭總給何柱國寫信,說明抗日救國道理,提出讓該軍讓出海原、同心通道,撤至固原城以南,讓我軍順利過境,而我軍在其部隊移動時不予攻擊,保證其安全轉移。彭總派朱瑞和何柱國進行談判,達成協議,使部隊順利通過該地區。
    在這期間,紅軍二、四方面軍在甘孜實現了會師。中共中央根據國內時局的新變化,作出三大主力紅軍會師西北的重大戰略決策,要求西方野戰軍策應二、四方面軍北上,在甘北地區實現會師。在朱德、劉伯承和任弼時、賀龍等的堅決斗爭和勸說下,張國燾同意二、四方面軍北上,同紅一方面軍會合。8月初,二、四方面軍先頭部隊已進抵甘南哈達鋪地區,并致電中共中央:紅二、四方面軍主力可于8月中旬向西(安)蘭(州)大道靜(寧)會(寧)地段進發。
    據此,毛澤東于8月11日立即致電彭德懷指出:“我三個方面軍會合之勢已成,這一空前的偉大勝利,將興奮著全蘇區、全中國的廣大群眾和同情我們的武裝部隊,將震驚著我們的敵人!”要求西方野戰軍分左、右支隊南下,積極做好迎接二、四方面軍的準備工作。
   遵照黨中央、毛澤東同志的指示,彭德懷開始運籌帷幄,調整部署行動計劃。8月底,西野左路軍從預旺堡、同心、黑城鎮地區出發,聶榮臻、左權率紅一軍團直插靜寧、隆德地區,一師長陳賡、政委楊勇率部隊占領了靜寧縣的界石鋪。徐海東、程子華率右路軍十五軍團西進海(原)、靖(遠)一線。9月13日,師長張紹東、政委陳漫遠帶領七十三師占領了打拉池。
              (未完待續)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平川!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0943-6687016 15109436660 傳真:"" 郵箱:450101692#qq.com
地址:平川區瑞嘉新城12號樓5#商鋪 郵編:730913
Copyright © 2004-2019 白銀指尖文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隴ICP備15000124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激情球迷注册